365BET的网站首页

记者记录严重疫情下的印度:火葬场尸横遍野空气好像“有毒”

  周三,印度日增确诊病例超过36万例,再次刷新疫情暴发以来的全球最高新增纪录。当日印度新增死亡病例3293例,也刷新了该国单日最高死亡病例数。这波正在印度肆虐的疫情,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杰弗里·盖特曼(Jeffrey Gettleman)是《纽约时报》驻印度的记者。4月28日,他发文描述了印度现在每天正在发生的事情,从他的叙述中,我们也许可以从数字之外感知印度这波疫情的可怕性和毁灭性,以下是他的自述:

  火葬场里到处都是尸体,就好像刚发生了一场战争。大火昼夜不停地燃烧。许多地方都在进行大规模火葬,一次数十人。在新德里的某些地区,晚上天空都在发光。

  是的,现在的印度,疾病和死亡无处不在。我家附近有几十户人家都有新冠肺炎病人。我的一个同事病了。我儿子的一个老师病了。我们隔壁的邻居也病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感染上的,”我的一位感染了新冠肺炎的好友说。而且,他在医院找不到病床,他的医生说他需要的药物在印度也找不到。

  要问此刻的我是什么想法,我的想法很简单,我正坐在我的公寓里等着被感染。这就是我在新德里的感觉,虽然我还没有被感染,但我觉得这只是时间问题。

  印度现在每天记录的感染人数高达35万,超过了自疫情开始以来任何国家的纪录,而这只是官方数字,大多数专家认为实际数字要比这高得多。

  我所在的印度首都新德里,正在遭受灾难性的感染人数激增的情况。几天前,新德里的感染率达到了惊人的36%,这意味着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被感染。一个月前,这个数字还不到3%。

  新冠病毒的感染传播速度如此之快,让新德里的各大医院早就不堪重负。成千上万被感染的人被医院拒绝接收,医院治疗新冠肺炎的药品也快用完了。救生用的氧气也是如此。患者只能在医院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等着。

  尽管新德里已被封锁,但不妨碍疫情的继续肆虐。全城的医生和新德里的一些高级政客在社交媒体和电视上向印度总理莫迪发出绝望的求助,乞求氧气、药品和帮助。

  我们现在目睹的情况与去年印度的第一波疫情非常不同。在去年的第一波疫情中,我们一直担心的、从未真正实现的事情,现在正在我们眼前发生:医疗系统的奔溃,以及无数人的死亡。

  作为一名近20年的驻外记者,我报道过战区,在伊拉克被绑架过,在很多地方被关进过监狱。在新德里,我感受到了与此前经历带来的相同的不安感。我不知道我的两个孩子、妻子和我是否会是轻度感染后恢复健康的人,或者我们是否会在感染后病得很重。如果我们真的生病了,我们会去哪里?很多医院不再接受病人了,即便还接受病人,也没有重症监护病房可提供给重症病人的了。

  我试着保持积极的心态,相信这是最好的免疫力增强剂,但我发现自己在公寓的房间里迷迷糊糊地游荡着,无精打采地打开食品罐头,给我的孩子们做饭,感觉自己的身心都在变成浆糊。我害怕查看我的手机,害怕得到朋友的病情已经恶化的消息。

  我住的地方在南德里,现在很安静。和其他很多地方一样,我们去年实行了严格的封锁。但现在这里的医生警告我们,这次病毒的传染性更强,而得到帮助的机会比第一波疫情时要渺茫得多。我们很多人都不敢出门,就好像外面有一些我们不敢呼吸的有毒气体一样。

  印度在防疫上直到几周前还做得很好,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去年年底,生活在许多方面几乎恢复了正常。

  我曾在1月和2月外出报道,开车穿过印度中部的城镇。没有人——我是说没有人,包括警察在内——戴着口罩。当时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说明,印度已经搞定了疫情。然而现在,很少有人有这种感觉了。

  莫迪在他的阵营中仍然很受欢迎,但越来越多的人指责他未能让印度做好应对第二波突发疫情的准备。不仅如此,莫迪还在最近几周举行了拥挤的政治集会,且在会上没有实施任何预防措施。

  在印度,就像在其他地方一样,富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较少受到疫情的打击,然而这次不一样。一个人脉广泛的朋友动用了他的整个资源网络,想帮助他感染新冠肺炎的朋友找一张医院病床,但最终也没有做到。“我想尽了一切办法想给他弄张床,但都不行,”他说。

  但大部分时间我和家人都待在家里。我们试着玩游戏,我们试着不去谈论谁生病了,或者谁在这个被围困的城市里跑来跑去寻求他们可能得不到的帮助。

  有时我们只是静静地坐在客厅里,看着窗外的榕树和棕榈树。在漫长、寂静、炎热的下午,透过敞开的窗户,我们只能听到两种声音:救护车的声音和鸟鸣。

上一篇:【关注】南部一豪横女嚣张至极到底哪来的底气?情况说明来了!

下一篇:没有了